刑法第124条(刑法176条量刑标准)

假结婚只是为了北京品牌转移的“第一块”。124人被捕

编辑|赵艺慧

什么是婚姻?是爱情的结晶?是合同吗?还是盈利的工具?随着近年来国家政策的强化,许多人突破了公序良俗的限制,打破了法律规定,为自己的私人利益开辟了新的道路。它不知道所谓的捷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但代价背后并不完全是普通人的不服从。对于规则制定者来说,他们有时需要反思是否有问题,或者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

今年北京警方依靠“平安三号行动”严厉打击以“婚姻”为手段转移北京品牌指标的违法犯罪行为。

据北京市公安局通报,10月30日起,刑侦总队率先组织16分局510余名民警进行集中网络采集,深入挖掘幕后“黑中介”和利益链条,开展全链严打。

经过八天的连续打击,截至11月6日,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66人,其中124人以婚姻方式骗取和买卖北京中巴车指数,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罪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并取得结婚证和大量电子转账记录。

出人意料的是,涉案人白牟尼(女,26岁),自2018年以来结婚17次,换了15辆车;李某某(女,37岁)2018年至今结婚28次,换了23辆车。

消息一经发布,网友的评论吹了锅,大部分网友表示这种行为无可奈何,更不要说不影响任何人。因为政策有问题而要求人家买单,显然是不合理的:

@大壮牛:

唉,没办法,这也是逼不得已,动摇不了!

@老姑娘哼着小曲:

至少让家里没车的人以摇车为主。制度制定者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使政策更有利于人民。他们以这样开车的人为荣。

@刺猬继续:

支持处理。但是,从源头上说,还是政策不完善造成的。

@ACDD:

北京人,我大学没毕业。毕业了,工作了,结婚了,生孩子了,孩子都要上学了。我也没滚到北京。

那么,针对这个案例,应该如何理性看待这个问题呢?

先抛开政策问题,简单评价一下涉及的人群。首先,涉案人员白牟尼、李牟尼等以“结婚”的手段转移北京品牌指数,违反了公序良俗,违反了我国婚姻相关制度的规定,违背了我国婚姻法的立法精神;其次,涉案人有以“婚姻”为手段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的嫌疑。

根据《刑法》第280条的有关规定,买卖国家机关公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所以,对于涉案人员的处理笔者认为是适当的,但是通过这起案件背后引发的社会问题我觉得是值得相关部门引起重视的,比如对于北京发布《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和《实施细则(修订征求意见稿)》需要增加更加明确和细化的条文,在规则制定上不给不法行为可乘之机。

同时针对北京“第一堵车”问题,限制牌照是治标不治本。虽然车辆数量有限,但摇号的不确定性和日益严格的条件也使许多家庭面临不便,因此在这种需求的驱动下,不公平的手段经常滋生。

一个城市的智慧不是因为它的完美而得到认可,而是需要通过不断解决问题来成长。问题越难,社会和公民的利益平衡越好。一个城市的法律和秩序不会因为严格执行严厉的政策而变得安全。和谐稳定的关系可能更有利于工作